<dd id="h7btp"></dd>
    <dd id="h7btp"><track id="h7btp"></track></dd>

    <tbody id="h7btp"><pre id="h7btp"></pre></tbody>
      1. 字節跳動,日入3億:瘋狂的印鈔機
        2020/06/10/企業新聞



        字節跳動的營收秘密,開始浮出水面。

        5月27日,路透和彭博先后報道,知情人士稱,字節跳動去年實現收入170億美元,比2018年收入高出兩倍多,利潤超過30億美元。對此,我們向字節跳動方面求證,對方回復稱:對市場傳言不予回應。

        這并非空穴來風。數日前,Sensor Tower數據顯示,字節跳動旗下抖音及TikTok于2020年4月在全球蘋果App Store和谷歌Play Store獲取的金額已經超過7800萬美元,首次超越了YouTube的7600萬美元。

        需要指出的是,這是歷史上中國互聯網公司第一次在海外取得如此戰績。

        成立8年,字節跳動開始成為瘋狂的“印鈔機”。不久前,美國一家老牌PE機構的合伙人在我們專訪中透露,自己被字節跳動所震撼,“2018年6月之前,抖音、火山、西瓜幾個視頻平臺一分錢都沒有銷售,后來收費(商業化)后一天進賬至少一個億”。



        1

        字節跳動,恐怖的印鈔機

        1年收入1200億,抖音Tiktok大爆發


        跟燒錢的獨角獸們相比,字節跳動可以說是不折不扣的“印鈔機”。

        5月27日,知情人士向路透社透露了字節跳動的營收秘密:2019年全年,字節營收超過170億美元,即超過1200億人民幣,換算下來一天進賬3.3億凈利潤超過30億美元,折合人民幣200億元。

        如此詳盡的數據,并非空穴來風,圈內一度猜測這是字節跳動主動向外媒透露的。畢竟這樣的操作手法,在中國公關界十分常見。

        不得不說,字節跳動已經成為海外最受關注的中國公司之一。根據外媒的報道,這家公司正在成為美國互聯網巨頭Facebook和Google母公司Alphabet有力的競爭對手。Facebook的Instagram在2019年帶來200億美元的廣告收入,Alphabet的YouTube去年的廣告收入為151億美元。

        互聯網是有記憶的。這幾年,頂著天價估值的字節跳動一直背負營收壓力,卻一次又一次交出了倍數級增長的成績單:2016年,字節跳動營收為60億,2017年增長到160億,2018年則上漲到了500億。

        自2019年起,伴隨著上市傳聞四起,字節跳動的營收情況更為引人矚目。今年年初有媒體爆料,字節跳動2019年達成了其業績目標,全年營收超過人民幣1400億元,較上年增長近280%;同時,早在2019年11月時,字節跳動的日均營收就已超過4億。

        不過,字節跳動當時否認了1400億元營收的說法,明確說消息不實。針對此次營收超170億美元的消息,我們跟字節跳動方面確認,對方回復不予置評。換言之,并沒有直接否認。

        字節跳動主要收入來自哪里?毫無疑問,抖音和TikTok成為“印鈔機”。據悉,TikTok 2019年的全年下載量超 7.38 億次,2019年營收為1.77億美元,美國移動應用數據分析公司SensorTowera的數據顯示,2019年第四季度,TikTok的營收為8550萬美元,是第三季度的兩倍,是2018年第四季度的六倍。

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目前字節跳動短視頻收入上漲的趨勢還在繼續,特別是在今年疫情下依舊堅挺。Sensor Tower數據還顯示,抖音及TikTok于2020年4月在全球蘋果App Store和谷歌Play Store獲取的金額已經超過7800萬美元,超越了YouTube的7600萬美元。如今,TikTok的用戶數超過10億,下載量超過20億,字節跳動成為除蘋果外,唯一一家在中國和西方的用戶數都超過1億的科技公司。



        我們了解到,抖音和TikTok的大部分營收來自廣告和應用內購買。去年以來,字節跳動在抖音和TikTok上的商業化進程不斷提速,在國內外都從有變現經驗和資源的互聯網公司挖來人才。同時,在今年3月的組織架構調整中,主管商業化的張利東和抖音CEO張楠被分別提為字節跳動(中國)董事長和字節跳動(中國)CEO,也說明了商業化路徑的通暢以及對抖音和TikTok貢獻的極度認可。


        在如今的大環境下,數字廣告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挑戰,但參考騰訊在一季度財報中所披露——網絡廣告業務Q1收入177.13億元,同比增長32%,成為5個季度以來的最好增速水平——也就不難猜測字節跳動在廣告營收上的增長。


        除此之外,字節跳動還在不斷擴大其收入來源,包括直播、電商,甚至是搜索等的嘗試,以及成為2020年重點業務之一的游戲,這是一塊人人都明白且絕對的現金牛業務,也是字節跳動必須要走的棋。



        2

        早期投資人:估值至少1500億美金

        字節跳動憑什么?


        在中國互聯網世界里,字節跳動的估值依舊是一個的謎團。

        750億美金的估值已經是過去式。今年3月,老虎基金在給投資者的信中透露了對字節跳動的投資:“在過去21個月中,以未來自由現金流的較低倍數購買了字節跳動的股票。”其中提及,字節跳動的股權在二手市場易手,估值在900億美元至1000億美元之間。

        針對最新1000億美元估值的說法,字節跳動并未給出回應。不過,北京某專注老股轉讓的投資人向我們透露,上半年市場不斷有個人LP正在轉讓字節跳動的老股,“比較著急,自己的資金壓力比較大,為了緩解一下。”估值要價最高達到1200億美元。

        兩個月后,估值再次變化。有報道稱,字節跳動的估值在最近的非公開股票交易中突破 1000 億美元,最高給到 1400 億美元。

        “現在頭條(字節跳動)去融一輪新股,估值至少是1500億美金。”一位字節跳動的早期投資人向我們透露。但是,外界質疑的聲音從四面八方涌來:字節跳動憑什么?


        在上述投資人看來,下手又狠又堅決的老虎基金賺是信息差價,而圈內更了解字節跳動的人持續押注,賭的是字節跳動未來的潛力。“市場是非常不透明的,真正知道頭條(字節跳動)公司實際情況、核心競爭力、戰略和它厲害之處的人少之又少。”

        2019年底,一家美國老牌PE機構的合伙人在我們專訪中透露,“我們也曾經看過字節跳動,但因為種種原因沒有投,不是因為價錢的問題,說實在是有幾個擔心,涉及到比較敏感的問題”。

        不過該投資人直言,自己被字節跳動所震撼,“去年6月之前,抖音、火山、西瓜幾個視頻平臺一分錢都沒有銷售,后來收費后一天進賬至少一個億,這就是流量的作用。”

        此前曾有投資人分析:“字節跳動的估值能不能超過1000億美金,就要看TikTok在海外能做多大了,最終估值要看全球市場的情況。”

        如今,TikTok的一騎絕塵,不僅給字節跳動帶來了全球化的超高增速引擎,也是中國互聯網公司產品在海外取得的巨大突破:一直以來,無論是騰訊的QQ、微信還是阿里的淘寶、支付寶,都沒能打開如此的局面。



        3

        創業者開始發現

        自己最終的對手都成了張一鳴


        可怕的字節跳動,隨時準備四處出擊。

        各個領域的創業者開始發現,自己要面對的不僅是站隊BAT的問題,如今還要小心一個更加尖銳的對手——字節跳動。


        它的觸角遍及各行各業:新聞資訊、短視頻、直播、電商、社交、綜藝、網劇網大、電影發行、娛樂經紀、音樂流媒體、K12教育、英語學習、電子簽名、企業級應用、金融、游戲、搜索、智能硬件、AI、車聯網、云服務……坐擁源源不斷的流量,字節跳動版圖一望無際。


        BAT的B早變成了字節跳動(ByteDance),盡管還未上市,但千億美元估值的字節碾壓百度已不是問題。某種程度上,也正是因為短視頻的崛起,移動互聯網格局迅速改變,目前,騰訊系產品占據中國50%流量份額,其次便是今日頭條系。


        鮮少露臉的張一鳴,恐怕連自己也不會想到,當字節跳動讓國內互聯網公司如臨大敵時候,海外科技公司也十分不爽這個從天而降的對手。圍剿張一鳴,這一幕正在全球范圍內上演。


        張一鳴曾說過一段話:“你不用考慮回頭看一下,左邊是不是來了誰,右邊是不是來了誰。你也不用去想著絆人家一腳,沒用。你趕緊向前跑,專注向前跑,這好像不是巧妙的方法,但很多時候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最有效的。”


        如今,面對海內外巨頭圍剿,字節繼續跳動——即便張一鳴成為了“全民公敵”。

        冀公網安備 13030202001525號

        超碰人人看人人爱人人,56超碰人人,超碰人人群